《爱弥儿》第一卷③

《爱弥儿》第一卷②

《爱弥儿》第一卷  ①

做梦1

好不容易记住了昨晚的梦…前几天的很刺激但是都忘记了

昨晚,宝黛钗三个人去超市【。
之后宝玉载着宝姐姐准备去林妹妹在的地方把林妹妹载上来【为什么宝玉要开电瓶车
林妹妹半天看不见宝玉,哼唧
然后我突然出现,我就载着林妹妹了🌝
后来我啵唧了一下林妹妹
没了,忘了

放空自己,完全遗忘原作里的私服了🌚

感觉切切会是穿老头背心的
爆爆看着衣品就好,背心也很好看
久的话衣服除了有欧鲁迈特印花以外的,感觉会很普通,宅宅的感觉
轰轰衣品好呀,帅呀
暗暗也,好看好看好看好看
电电,现充感觉衣服就要好看
濑吕,普通
……

总之想写老头背心切
不如就是电要和耳约会,然后男生出主意穿什么衣服
然后切切的提议被否决,并且被吐槽老头背心

【总之还是回顾一下原作的私服都怎么样…怕打脸啪啪啪响

一个改编,小美人鱼AU
打算写同人然而ooc,先记录一下
一次海上的暴雨,把一个大船打懵了,大船要够带的节奏,船上的人都很惊慌,然后有人在慌乱中掉下来了,王子或者贵族跳下去捞人,然后因为突如其来的抽筋爆炸了,被无所事事上海面玩的人鱼救了,人鱼把王子弄到了海边,王子不知道自己是被人鱼救了。后来无所事事的人鱼想上岸来玩(不知道为什么人鱼喜欢王子,当那艘船在海上很多天人鱼被王子的各种比比吸引吧),他对王子有点兴趣,然而要上岸是要付出代价的,毕竟人鱼没有腿。他去找海里的一个怪科学家,怪科学家说你把你的眼睛挖一只给我,我想要研究为什么人鱼会流珍珠,等你回到海里再还给你,人鱼答应了,有没有麻醉不知道,之后人鱼被挖去眼睛的眼眶里就装了一个玻璃珠子好了…
后来就上岸遇到王子…【后面的脑洞突然忘了…

修真师兄弟 年下 生生世世


师弟是小时候被师兄捡到带回山上的,那时候师弟还是个在襁褓里的婴孩,而师兄也不过是个四五岁的小娃娃,感谢修真界的淬炼,让一个娃娃能抱得动一个宝宝。
师弟被捡回山上之后,就变成了师弟。大人说要给他起个名字,让捡到他的师兄来起,师兄那个时候在喝很苦的茶,苦得他皱起了小脸蛋,说要叫师弟“喝茶”…最后大人给师弟取名“含茗”。
然后他们就一起慢慢长大啦。
顺便一说,师兄叫夏瑜。
再顺便一说,师兄还有个师妹,师弟还有个师姐,叫夏晨欢。
后来有一天,师弟不见了。
几十年后,在新一代修真人士中俨然成为一个新秀的师兄无意中重逢了师弟,师弟这时竟然变成了一个妖修,他原来是天生妖兽——荣兽。
经过一些太长懒想懒打的剧情,师兄弟暗生情愫,师兄被师弟带回了他在妖界的殿宇,顺便一说师弟现在叫韩铭,人称寒溟君。
经过一些懒得打的剧情,师兄不小心中了别人给师弟下的春药,这个春药是必须啪啪啪别人才能解开的,所以下面是我最喜欢的反攻肉。
(心里已经写好了但是懒得打,感受一下吧——被药得神智不清的师兄,师弟主动自己扩张自己动,觉得有些委屈地去吻师兄,情动到深处的时候忍不住变出了尾巴,顺便一提师兄是毛绒控。)
然后随便一些没想过的剧情已经升级,到了他们快飞升的时候了。
顺便一提师妹的故事——
师妹一次在什么大会上结识了一个大帅哥,很喜欢他,然后暗搓搓提升自己然后就去拜访他…结果发现她当初遇到的人不是他,是这个人的弟弟,弟弟幻化做哥哥的样子外出游荡…师妹知道之后内心卧槽…这又是另一个年下的故事了。
快速结尾,师弟飞升失败然后师兄随他一起转世。这时师妹想起,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师兄弟经历了很多世的相爱与死离。





【很多梗懒得打出来…
为什么杜撰一个荣兽,我忘记了,早上想的梗现在就忘记了,只记得叫“荣兽”了…
主角名字来自一本教科书的一个表格
要睡觉了懒得具体展开…有机会扩写。

杀破狼同人。农夫与蛇AU
《我把你当恩人你却要吃我》
《竟有如此OOC之作品》

在冰天雪地里,纯朴的农民顾太阳捡到了一条在田里冻死了的小蛇。
没想到小蛇没有死,在顾太阳火热的屋子里呆了一会儿,就慢慢醒了,顾太阳很遗憾,毕竟他捡这条小蛇来本是为了煲蛇羹的。不过他仅仅惋惜了一下子,就打算把这小蛇当宠物养了,反正他检查过了,这小蛇一看就没有毒。
这件事被隔壁的沈老妈子知道了,说了他半宿,顾太阳听听就忘,沈老妈子也拿他没办法,毕竟顾太阳不听人劝的性子也不是一天了。
沈老妈子其实只是个外号,其人也不是个老妈子,只是太爱唠叨才被叫做沈老妈子,他是镇上酿酒世家的老太爷沈老爷的儿子,叫沈一,沈一并没有弟弟妹妹叫沈二沈三,他是家中独子,为此别人感觉万分遗憾,因为沈一并没有遗传到沈老爷子的酿酒天赋,而他本人也并不为此遗憾,转身就去做了其他买卖。
顾太阳其实也没有什么闲情逸致养蛇,他还是打算把这条小蛇养肥了吃了,毕竟这蛇现在太小,还不够塞牙缝的,他闲着也是闲着。
冬天还没过去,小蛇在某一天不见了,顾太阳也没怎么失落,种田去了。
年初,县里来了个新县令,置办了一所私宅,就在了这个小镇上。
后来经历了莫名其妙的事情,他们就认识了。
顾太阳的大表哥人挺窝囊,连自己的婆娘都管不好,几乎什么都挺他婆娘的,和别人争执到了官府,顾太阳的爹叫他去看看能不能捞人,顾太阳去了,就认识了县老爷。
……
顾太阳有一天问沈一:“你有没有觉得县令爷的眼睛和别人不一样。”
“据说县令爷的娘是番邦人,正常正常。”

【暂停在这,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写下去…OOC到尴尬

胆小仵作 葛胖小 葛大壮【。
娘泡军师 曹春花 曹秋实
镇上药铺的老板 陈轻絮

尴尬不会用lofter


坐上了~火车!去拉萨~
【很多词语因为我语文没学好是随便用的,细节我忘了很多,憋考究ˊ_>ˋ
OOC,人物宛如纸片单薄…


天气越来越冷了,将近年关,除了戍守边关的将士,大都返回了京城、江南过年,官道上都是风尘仆仆的车马与人,顾昀他们今年却没有在那座穷奢极欲的“故园”过年,而是突发奇想地去了西北的雁回镇,故地重游。为的情趣,连仆从也没带一个,就光光他们两个人。
虽说第一辆蒸汽火车早就在十几年前的灵枢院里隆隆地开起来了,但直到如今还没有很普及,铁轨线架设的不多,最完善的只有江南—京城—西北一线,且这南北线多用于运送物资,比起这长虫似的蒸汽火车,大多数人还是更偏爱小巧些的蒸汽马车。
顾昀和长庚此番就成了为数不多的蒸汽火车的乘客,同车的大都是看管物资运送的小兵,认识他们的一个没有,上头本想吩咐给太上皇和顾大帅一点特殊待遇,被婉言谢绝了,结果果真没有任何特殊待遇 ,甚至连一个单独的车厢都没有,这车厢虽然空旷,但除了顾昀他们,还有三四个士卒,对方就刚开始时好奇地打量了他们几眼,好奇完了就开始闭上眼睛打盹。
长庚本想趁着在车里的机会温存片刻,谁料到会是这样,不免有些郁郁,这也不怪别人,这火车本就是用来运送物资的,给人坐的车厢屈指可数。他只能暗地里偷偷地摸顾昀的腰两把,换得他小义父轻轻拍了他手背几下,轻得不知道是安抚还是撩拨。
长庚反手握住顾昀冰凉的手,又给他紧了紧身上的大氅,越往北,这天气越冷,这几年顾昀基本都待在江南一带,过年时越发懒得出远门,连京城都很少回去了,不知道受不受得住西北的严寒。
想着,长庚又隐晦地瞪了顾昀一眼,惹得顾昀几声低笑。十几年前他们安定下来后,头几年长庚偶尔还会从梦中惊醒,总要摸摸顾昀在不在身边,顾昀想着自己曾亏欠他许多,便总是好声好气地哄着、宠着,几乎什么都依着他,后来长庚便越发爱向他撒娇了,倒是养出了一副从前没有的小儿习气,似是把小时候没撒过的娇都一股脑儿得倾倒给了他,幸好长庚只在他面前如此,若是让旁的人知晓曾经的雁王、后来的皇上、现在的太上皇私底下竟是这番样子,怕是吓得只会连连说“瞎了狗眼了”。
蒸汽火车不出两日便到了西北边塞,离开了温暖的车厢,被塞北的冷风刮着,刚下车的顾昀不免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他不动声色地忍住了一个激灵,免得又被长庚“嗔怪”。那毒毕竟是在他体内流窜了许多年,他虽如今好了,但还是伤了身,且年纪也大了,体格不比小伙子,长庚事必躬亲地照料他,他也希望他能长长久久地伴着长庚,也是会约束着自己的,日常和长庚讨酒喝,也只是一种情趣,时不时还能讨得大美人一个香吻,何乐而不为,哪像沈易,与陈轻絮成婚这么多载,也许还不如一个铁傀儡会讨人欢心。
他们来到了雁回镇内的一个客栈住下,刚进客栈,一个小二模样的小哥就给他们端上了两碗热腾腾的锅盖面,顾昀这才知道长庚刚刚放飞的木头鸟是飞到了这儿来,他看了长庚一眼,长庚道:“临渊阁的暗桩,天冷,吃碗面暖暖。”说着就拉着他坐下了。
若是临渊阁的先辈知道他们当初设下的暗桩竟被这样使用,不晓得是会骂还是会笑。
饭间,长庚与顾昀两人如何温情脉脉,如何闪瞎旁人,此处不一一赘述。
饭毕,他们来到客房,匆匆沐了浴,顾昀便赤条条地从浴桶里站了起来,被长庚仔细用毛巾擦干,又用一床厚实的棉被裹了起来,抱到了床上,在浴桶里缠绵是他们夏天才偶尔会做的事,有时长庚给顾昀擦着身上的水珠也会擦枪走火,冬天长庚可不敢这样干,他怕一番折腾会把顾昀折腾病了,他真是怕了顾昀的身体,不想有一点不注意不小心让他又心疼上半把月。
屋子里的地龙燃得很旺,被厚被子包裹的顾昀不一会儿就出了一身薄汗,他微微挣了挣,这时长庚也沐浴完毕,略带着一点氤氲的水汽,坐到了床上来,顾昀伸出光裸的双臂去搂了搂长庚,附在他耳边轻轻呵气:“心肝长庚…”又轻轻地舔了舔他的耳廓,暖湿的气流从鬓边一路到了眼角,长庚一把握住顾昀在他胸前背后作乱的手,刚刚一不留神竟然就被他脱下了亵衣……
不一会儿,两人均是赤条条的了,顾昀坐在长庚精瘦的大腿上,一只带着薄茧子的手覆盖上了长庚的全硬,指肚还在顶上蹭了蹭,引得长庚一声轻哼,不由得挺了挺腰往顾昀手里送。
“义父…”长庚低低地叫了两声,谁知顾昀这些年是越发没皮没脸了,这个当年的死穴已经无法让他尴尬得像是全身有蚂蚁在咬了,他俯下身细细地舔吻着长庚的唇,长庚顺从地张开了嘴,同时一心二用地让手掌在顾昀背上逡巡……
长庚仿佛看到了当年红头鸾上的烟火,看到了自己独自闯荡时的大好山河,看到了许许多多值得称道的人或事。但这都比不上自己小义父眼角与耳垂下的朱红小痣,情动时子熹眼角与身上染上的一抹艳色,比不上顾昀的一颦一笑、一分一毫。这些不仅盛在他眼里,更开在他心头。